咸宁被授予“中国汉族民间叙事长歌之乡”

发布者: [发表时间]:2016-11-20 [来源]: [浏览次数]:

咸宁叙事长歌享誉全国

——咸宁被授予“中国汉族民间叙事长歌之乡”

通讯员 何岳球 记者杜培清

10月28日是个特殊的日子,它是咸宁民间文艺史上的又一春天,更是咸宁汉族叙事长歌的璀璨春天。由中国民协授予的“中国汉族民间叙事长歌之乡”及“中国汉族民间叙事长歌研究中心”两块金字招牌花落咸宁。咸宁汉族民间叙事长歌这朵山野之花终于登上了中国民间文学的最高殿堂,打破了学界所言汉族无叙事长歌的定论,成为享誉神州的文学品牌。

咸宁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张方胜说:咸宁获得这两项殊荣,是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对咸宁的关心和肯定,是全市民间文艺工作者及研究者的荣誉,是咸宁人的骄傲,对促进咸宁的文化事业繁荣、助推经济发展具有重要而深远的意义。

长歌文化,古韵天成

早在200多年前,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断言:中国人没有自己的史诗。在20世纪20年代,我国学术界也有人说,中国汉民族是“一种朴实而不富于想像力的民族”,缺乏想像力和叙事传统,历史上没有长篇的叙事诗产生和保留下来,即“汉族无史诗”。连文化巨擘鲁迅、茅盾等人对此也感到悲观。

20世纪50年代初,宋祖立、吕庆庚在湖北崇阳、蒲圻一带记录搜集了汉族长篇叙事诗《双合莲》和一部反映农民起义的长诗《钟九闹漕》,在全国引起巨大反响,这两部长歌被誉为“中国近代汉民族长篇叙事诗代表作”。著名民间文学专家刘守华教授在《论湖北的两部民间叙事诗》高度评价:“《钟九闹漕》、《双合莲》和其他兄弟民族中流传的许多民间叙事诗一道,构成为我国诗歌艺术宝库中一份极为珍贵的财富,具有千古不朽的价值。”

咸宁地处湘、鄂、赣三省交接之处,古属“三苗之地”,素有“吴头楚尾”之说。上古遗留的三苗文化因子,东边的吴越文化,西边的巴楚文化,多种文化互相交融,形成了咸宁而多元又独特的文化积淀,咸宁汉族民间叙事长歌就是其中一个典型的现象。其实,除了咸宁人耳熟能详的《双合莲》和《钟九闹漕》外,咸宁民间还遗存着大量的民歌。从20世纪50年代至今,经过几代民间文艺工作者孜孜不倦地努力,迄今已收集、整理的叙事长歌有80余部,出版发行的有30余部,丰富的存量让专家学者惊叹不已。

鄂南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何岳球教授在《千古绝唱在咸宁》中写道:“在汉族聚居之地,很少发现长歌。而在咸宁这块土地上,却流传着大量土生土长、带着泥土芬芳的叙事长歌。主要原因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诗书耕读薪火相传,为咸宁长歌的大量出世提供了温床;二是闭塞的地理环境,单调的农耕文化生活,促使人们以长歌这种形式进行娱乐、宣泄情感,激发了长歌的形成;三是汉文瑶韵古风犹存。在三苗文化和汉文化的融合中,形成了既是诗也是歌的咸宁长歌;四是民间文艺百花斗艳,众多的民间文艺造就了咸宁长歌。

原咸宁市文联副主席万立煌在《咸宁长篇叙事山歌采编浅见》中总结:“就目前掌握情况看,咸宁长歌作品的创作年代,最早的为《小樱桃》,成于乾隆五十三年,最晚的则要数成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熬川记》了。也就是说,这些作品大多产生于清代。据考证,戏曲于明代已传入咸宁,清代是当地民间戏曲发展的高峰时期,当地剧种有‘崇阳提琴戏’‘通山采茶戏’‘咸宁高腔’等,同时还有‘汉剧’、‘巴陵汉剧’等等。咸宁长歌是吸取了当地其他民间文艺形式长处而逐步发展而来的一种独特的山歌艺术形式。”

咸宁汉族民间叙事长歌多半取材于当地的历史故事或现实生活的真人真事,比如道光二十八年(1848),崇阳打铁匠陈瑞兆以桂花胡三保与郑秀英反抗封建势力,争取婚姻自由为题材创作了长篇叙事诗《双合莲》。光绪元年,陈瑞兆又以钟人杰抗粮起义事件为题材,撰写了长篇叙事诗《钟九闹漕》。最晚的作品如通山山歌爱好者徐忠正先生根据20世纪90年代轰动通山县的情侣殉情案而创作的《熬川记》。这些取材于咸宁本地的人民生活、劳动及情感的故事,客观、真实、准确地记录了咸宁的历史演变和社会风貌,系统地反映了咸宁的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风土人情,除了具有民俗价值、文学价值,还兼具历史研究价值。

除此以外,咸宁还活态保留着大量根据历史发展、地方民间故事、戏曲故事、佛道故事、栽田鼓词、山鼓神歌等发展或改编而成的叙事长歌。

毕生求索披沙沥金

冰冻三尺,非一尺之寒。

咸宁汉族民间叙事长歌能作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呈现在世人眼中,得益于民歌爱好者们的口口相传,还有几代民间文化守望者与爱好者们不辞劳苦地进行田野调查,长年累月地挖掘、研究,整理,披沙沥金,去伪存真。

“咸宁市民间文化人从20世纪50年代初宋祖立发现《双合莲》起,历来的民间文化非常重视民间田野采风工作。可以说田野采风是我们的优良传统,有一批善于采风的高手。咸安的不必说,比较有名的赤壁的宋祖立、梁必文:嘉鱼的谢忠告、黄金辉:通山的万立煌、通城的李士豪、崇阳的杨景崇、温泉的徐茂阶、游伯樵、黄寅午等。通过田野采风我们发现了一批珍遗的民间文化遗产,造就了一批文艺人才。”说起咸宁汉族民间叙事长诗的发掘整理,中国“山花奖”得主、湖北省首届十佳“民间文化守望者”、咸安区群艺馆退休干部刘民自豪地说。

20世纪50年代后期和60年代初期,在梁思孔先生和朱传迪先生的指导下,咸宁地区组织过一定规模的民歌搜集活动,搜集到《海棠花》等普遍流传的民间长歌唱本。

20世纪80年代,在江云、李继尧、杨匡民、梁思孔等一大批著名专家学者的辅导和指导下,咸宁市第一次大规模、规范化、科学性地开展长歌搜集整理工作,受过系统培训的各地文化馆专业干部组成浩浩荡荡的“三民”搜集抢救大军,深入咸宁民间,深耕细耘。与民间歌手同吃同喝同住同劳动,体验民间歌手的日常生活与思想境界,民间文化工作者们用脚踏实地的工作作风,严谨的工作态度,科学的工作方法,从民间采撷回一部部有血有肉的民间叙事长歌。

据1985年初步统计,咸宁三民集成工作小组共搜集到民间长歌36部,包括完整的民间手抄本、原始演唱记录本、并不完整的传唱或传抄歌词,也有大量长歌内容不同而形式相同的精彩唱段。这些材料全是第一手的,它们直接来自田野,是咸宁巨大而珍贵的文化财富、文学财富、精神财富,其本身已具有珍贵的文物价值。

除此民间文艺工作者、文化干部之外,还有许天禄、冯日郎、王旺国、黎时忠、阮荣华、阮长胜、熊旺秋等一大批热心咸宁长歌的文化守望者自觉收集咸宁长歌。

咸宁地区这一特殊的民间歌谣现象,当即引起了省“三民集成”( 1984年启动的“中国民间文学三套集成”(故事、歌谣、谚语)普查编纂工作)专家组的高度关注,并建议咸宁民间歌谣暂不收录长歌歌词,待日后专门整理成集。所以,20世纪80年代中期编印的《中国民间歌曲集成湖北卷•咸宁地区民歌集》和各县卷本均录有部分长歌歌词,而1990年由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歌谣集成湖北卷•咸宁地区歌谣集》和各县卷本基本上未收录长歌歌词。

遗憾的是,在这之后,由于多方面原因,咸宁长歌专集一直未能系统地整理付梓。咸宁长歌一沉寂就是30多年。

2007年,咸宁汉族民间叙事长歌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春天:在省民协驻会副主席鄢维新先生的策划与指导下,《咸宁长篇叙事山歌》(第一卷)作为“咸宁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抢救项目”和“湖北省文艺创作重点项目”重新进入有组织的整理出版局面。2009年,由万立煌主编的《咸宁长篇叙事山歌》(第一卷)由长江出版社公开出版发行。2016年,由何岳球编著的《咸宁长篇叙事山歌》(第二卷)也获得了“湖北省文艺创作重点项目”并出版发行。

咸宁汉族民间叙事长诗拭去岁月的尘埃,重现璀璨耀眼光芒。

考察评审 再放异彩

咸宁长歌是咸宁市极具特色的地域文化,是咸宁市对外文化交流的一张亮丽名片,引起国内外学者的广泛关注,并多次出现在学术研讨会议上。2003年夏,韩国民俗学会会长姜腾鹤先生率韩国民俗调查团来咸宁交流,实地考察了通山、咸安两地的田歌和山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专家组也曾多次到咸宁采风,实地调查咸宁长歌。

10月24日上午,来自全市6个区市 县的11名歌手齐聚古村典雅的刘家桥,为来自中国民协、省民协的咸宁申报“中国汉族民间叙事长歌之乡”“中国汉族叙事长歌研究中心”的考察评审团专家们捧出一桌乡土大餐,《双合莲》、《钟九闹漕》、《海棠花》……民间叙事长歌、孝歌,歌手们唱到情浓处,脸飞红晕;唱到悲情处,人皆哀戚。一曲接一曲,歌手们唱得意犹未尽,专家们听得如痴如醉。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秘书长周燕屏和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邹明华均表示:“汉族民间叙事长歌这种题材在文学史上应该有其独特的地位,从国际,从学科、学理和影响度来说,它有其独特的优势。今天歌手们演唱的作品,以前我们都见过文本,而且各种版本我们也有保存有,这次能在现场听歌手们演唱,比我们想像中的还要好。咸宁汉族民间叙事长歌基础好,资源丰富,而且有这么多人会唱,有这么多民间文化工作者长期为汉族民间叙事长歌付出辛勤的劳动和心血,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很了不起,我们很感动,也很惊喜。”

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博士,教授,民间文学教研室主任陈连山说:“《双合莲》是公认的近代汉族民间叙事诗的代表作。咸宁汉族长篇叙事诗不仅民众喜欢,而且艺术价值非常高,得到了艺术界的公认。不光是歌词优美,本地的唱法也非常独特。可以说,咸宁的汉族民间叙事长诗无论是在音乐方面、演唱的传统、作品数量、作品的质量都很好,咸宁是名符其实的长歌之乡。而且咸宁的研究团队的研究力量很强,研究中心在挖掘、整理、研究等方面已经做了很多工作,值得肯定”。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中国俗文学学会副会长刘晔媛表示:“汉族民间叙事长诗一直是我们的弱项,在三套集成的时候,因为篇幅有限,我们只搜集了一部分,当时没有进入国家大典里面,这是我们当年的一大遗憾。今天来咸宁,发现这里有80多部民间叙事长诗。而且它们中有很大一部分不是戏曲表现过的,不是外地拥有的,而是本地的,这应该是最宝贵的。习近平主席一直强调文化自信,我们的文化自信来源于哪里?来源于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我们的三套集成有高原,但是缺高峰。我希望咸宁的汉族民间叙事长诗能够弥补这个遗憾,成为这座高峰;我希望咸宁以后能挖掘出更多的作品,而且大家都能唱起来;更希望咸宁汉族民间叙事长诗能拿也一个让世界都能刮目相看的作品出来。三年后,民间叙事长诗国际会议如果能在咸宁召开,那是最好的”。

最后,专家们一致认为:“咸宁市蕴含大量民间叙事山歌资源,数百年传唱不绝,咸宁市民间叙事长歌大多以本地真人真事敷衍成篇,具有广泛性,特殊性,历史性,地域性等特征,亲和力高,感染性强。近年来,咸宁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长篇叙事山歌的抢救和传承传播,取得了显著的成绩。经考察论证,决定命名咸宁市为中国汉族民间叙事长歌之乡”。

申报成功,响誉神州

10月28日上午,“中国汉族民间叙事长歌高峰论坛”在湖北科技学院举行,全国知名专家学者出席论坛,共话咸宁汉族民间叙事长歌的挖掘、整理与研究,并对咸宁汉族民间叙事长歌的传承,保护等方面展开深入探讨。会上,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吴元新向湖北科技学院鄂南文化研究中心授予了“中国汉族民间叙事长歌研究中心”的牌子,副校长吴鸣虎教授接牌。

在论坛上,咸宁市老一辈民间文艺工作者万立煌、刘民讲述了长期致力于咸宁汉族民间叙事长歌搜集整理的心路历程,以及自己的咸宁汉族民间叙事长歌情怀;中青年代表何岳球和胡明霞汇报了对咸宁汉族民间长诗的研究情况,自豪的言语间充满了对咸宁汉族民间叙事长歌未来的热切期盼。在随后的学术交流中,专家们为民间叙事长歌的挖掘、保护和传承各抒已见,精辟的语言、独到的见解,一次次将论坛的气氛推向高潮,一同助力咸宁汉族民间叙事长歌走向全国,走向世界成为大家的共识。

中南民族大学民族民俗文化学专家向柏松提出了湖北叙事长歌与长歌文化圈的概念,就湖北长歌存在的类型、存在的历史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希望专家们对咸宁汉族民间叙事长歌,湖北民间长歌能多加关注,深入研究。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国家非遗专家委员会委员陶立璠表示:我国少数民族有着悠久的叙事长诗传统,民间叙事长诗对研究历史非常重要。我们在研究咸宁汉族民间叙事长诗的过程中,要放眼全国来考量;要保护民间叙事长诗的生态环境,不能只局限于研究文本,而要研究传承者,为他们建立口述传承史,讲好传承者的故事,采集者的故事,研究者的故事,这样我们的咸宁汉族民间叙事长诗研究才能深入。

中央民族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教授林继富表示:咸宁汉族民间叙事长歌构成了中华民族关于民间叙事传统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传承下来的叙事和讲述的传统建构了中华民族宏大的民间叙事传统,建构了上层精英和下层民众文化流动的一个桥梁。我们研究咸宁汉族民间叙事长歌不能仅仅从文学角度去发掘研究,而应该从地方历史、生活、民俗等多维角度来发掘和理解。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民俗学家杨利慧表示,咸宁汉族民间叙事长歌内容丰富,包括民间反抗、爱情,孝道、宗教信仰等都有反映;而且题材丰富,在全国已卓有影响。并且在传承、搜集、研究上都已经有一定的基础,现在成立研究中心与基地,相信咸宁汉族民间叙事长歌将会走向一个新的领域。以后,咸宁汉族民间叙事长歌的研究要立足咸宁,放眼世界,要多地域对比研究,跨文类比较,要以传承人、传承生态环境为中心,进行补缺研究。

我市高度重视长歌文化发掘和长歌之乡创建工作,成立咸宁市民间文化抢救工程领导小组,中国长歌之乡建设工作领导小组,组建了中国汉族民间叙事长歌研究中心(筹),出台长歌之乡未来规划,加大了人力和财力投入。近年来,全市增加非遗岗位编制7名,命名了一批代表性传承人,累计开展业务培训40多期,2000余人次参加,积极组织长歌搜集整理与研究工作,注重长歌文化的传承和发展,通过开展民俗文化旅游,组织系列文化赛事,举办文化遗产日活动,开办网站和专栏,拍摄纪录片等方式,全方式,多层面宣传推广长歌文化,不断增强广大市民对长歌文化的知晓度和认同感,使之逐步发展成为我市文化领域新座标。

10月28日晚,在咸宁第八届国际温泉文化旅游节开幕上,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组联部主任侯仰军宣读了《关于命名湖北省咸宁市为中国汉族民间叙事长歌之乡并建立中国汉族民间叙事长歌研究中心的决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吴元新向咸宁市授予了“中国汉族民间叙事长歌之乡”的牌子,镇方松副市长接牌。咸宁在荣膺中国嫦娥文化之乡、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全国最适宜人居城市、中国魅力城市、中国温泉之城、首批全国旅游标准化城市、国家森林城市等荣誉之上,又增添了一枚闪闪发光的文化名片。

咸宁市委宣传部长张方胜表示,这次授牌,既是对我们以前在咸宁汉族长篇叙事山歌挖掘、整理和研究的肯定,也掀开了咸宁汉族长篇叙事山歌事业的新篇章,对增强咸宁文化厚重感,提升咸宁旅游目的地城市美誉度和对外影响力。咸宁将倍加珍惜“中国汉族民间叙事长歌之乡”和“中国汉族民间叙事长歌研究中心”这两项荣誉,抢抓发展机遇,充分发挥文化品牌的影响力,广泛开展民间文艺活动,进一步传承和发扬民间叙事长歌,同时,将民间叙事长歌中的民间音乐舞蹈、民俗文化等挖掘出来与打造中国优秀旅游目的地城市深度融合,让 “中国汉族民间叙事长歌之乡”这张金色的文化名片变得更加灿烂夺目。